1. 首页
  2. 强强互攻

快穿绝世名器诱香 乡村艳妇免费完本小说

天还没亮,沈颐果真遵守诺言,将她送回来了。

楚若珺觉得今天的自己很幸运,沈颐不仅带给她一场听觉盛宴,还给了她一场浩大的视觉盛宴。

若是自己回去再继续睡上一觉,醒来时说不定以为是梦呢,毕竟,那是她一生都没有见过的风景。

她旋身飞到绣楼里,灯火已经熄灭,但是毫不影响她朝着床的方向走去。

“你还知道回来!”一声低沉厉喝,屋里顿时灯光通明。

楚若珺被吓了一跳,脸上顿时惨白如纸,颤颤巍巍地叫了一声:“爹。”

楚将军顿时怒了,薄唇紧抿,一把擒住她的手腕,从绣楼快步下来。

“爹,爹......”楚若珺焦急地喊着,被迫跌跌撞撞的跟着他的步伐,老夫人在绣楼下等着,也急急忙忙跟过去,“纲儿,纲儿......”

“扶老夫人回去休息。”将军眼风一扫,左右领命上去拦住老夫人。

老夫人急得满头大汗,边被迫往外走边回头连声唤:“纲儿,你不要冲动啊。”

不冲动,怎么能不冲动,这个孽女做了这些好事,那个做父亲的不会生气。

楚将军恨恨地想着,手下的力度更甚,楚若珺一路被拽到书房。

确切的说是书房里的暗室,黑黝黝的,冷冰冰的,石缝里还透着冰霜。

她从来不知道家里还有这种地方。

楚将军将她一把推进去,眉间有戾色闪过,冷视若珺:“既然十丈高的绣楼都关不住你,这次换暗室,我告诉你,关在这里,就别妄想出去,也别妄想有人来救你!”

楚若珺趴在冰冷刺骨的地面上,爬起来去拍门,楚将军不知按了什么机关,那道厚厚的石墙从天而降,将她仅剩的希望封的严严死死。

他五脏俱焚,如果说他有过仁慈,那这点仁慈也早在知道楚若珺一夜未归的瞬间燃为灰烬。

老夫人急的满头大汗,一把抓住他的衣袖“纲儿,纲儿,你把孩子关到暗室里干什么啊,那暗室天寒地冻的,若珺生了一场大病刚刚好,你是要她留下病根,不想让她活了啊。”

楚将军恨恨的甩开老夫人的手,“娘,这个孽女,是不能留了。”

老夫人惊住,愣怔的问:“什么?”

他声色俱厉,表情里有种撕裂的痛楚:“一夜未归,等同于失节,这种女儿只会让我楚家沦为别人眼中的笑柄,我绝对不能再留下她了。”

“不能,不能!”老夫人再度抓上他的衣袖,牢牢攥住,声音都是颤抖的,“若珺虽然做错了,但是她毕竟是你的亲生女儿,是你唯一的孩子,你不能,绝对不能!”

“娘!”楚将军声嘶力竭,“要这样的女儿,不如不要,我都忍了她多少回了,可她还是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

“纲儿!”老夫人急的眼泪都出来了。

“娘!”楚将军毫不让步,“我看在您是我娘的份上,每次您为她求情都答应了您,可是您要记得,嫁夫从夫,夫死从子!”

老夫人顿时失去了所有的语言,只有那双憔悴的眸子里,写满了不甘和心疼。

“你们这次,谁都救不了她!”楚将军说完,怒极反笑。

他笑了,不合时宜,但他在笑。

这笑似泛动湖水的涟漪,冰冷地漾入在场的人心底。

他漠然吩咐手下:“去准备一口棺材。”

老夫人悚然大惊,脚下一软,声嘶力竭道:“纲儿,准备棺材干什么啊!”

“干什么?”楚将军冷冷一笑,“送她归西!”

老夫人顿时眼前一黑,摇摇晃晃的马上就要摊倒在地,还是白芷眼含热泪,将老夫人扶起。

......

暗室潮湿阴冷,狐裘早就在拉扯的路上掉落。

此时的她只有一件薄薄的棉衣。

湿气沁入她的衣服,没过多久,那些水汽便凝结成一层薄冰,轻轻覆在她的身上。

楚若珺几乎要冻坏了,她喃喃自语,“我可算知道穿着薄薄的衣服在冬天冻的晕过去,又挣扎着死去的滋味了。”

“不是在战场上,也没有敌人,而是拜自己的亲爹所赐。”

她有些迷茫的想:“那些公子为何就可以夜夜笙歌,次日方归,被骂一个浪荡公子,家风严苛的,至多也就是打一顿。为何自己就要受到这样的待遇,只是因为他们是男人吗,只是因为男儿身吗......”

昏昏沉沉中,她感觉有人轻抚着她的发丝,悄声在她的耳边说:“若珺,你要听话,哥哥不在了,不能为你受罚了。”

“哥,你见到婉婉姐了吗?”她喃喃道,然后又迷迷糊糊的睡去。

她不知道到底被关了几天,这个地方密不透风,连个窗户都没有,四周都是冷冰冰的石墙,连青苔都没有存活。

没有水,没有食物,世界仿佛遗忘了她,又或者是故意遗忘了她,等待着她挣扎着死去。

楚若珺哭了,那泪水划过被冻得脆弱的皮肤,刺得她生疼。

她想我真的知道错了,早知道来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痛苦的一件事,我情愿在自己有一把刀的时候自己死去。

也不要在这里忍受饥寒交迫之苦。

“哥,我会不会死。”楚若珺问道。

他说不会。

楚若珺便又问他,“那我会一直这样痛苦的活下去吗?”

那幻象没有说话,他低着头,似乎在沉思,很久以后,才道:“不会。”

他说:“若珺,你是楚家的大小姐,你要努力,以后再也没有人能欺负你,你要争气,让他们知道女子不该遭受如此对待。”

“好。”楚若珺喝出一口白气,“哥哥,我会努力,我会努力...”

“但我一个人好孤独啊,你可以不可以回来,可不可以陪陪我,我听话,不惹你生气。”楚若珺正在做梦,梦里那一线缥缈的声音也渐渐消散去,“若珺.....对不起.......”

她在昏沉中猛然醒来,因为听到石门开启发出的沉重的声音。

楚若珺大惊,喜出望外,一定是来放自己出去的,对不对!

再不济,也是给自己送点食物,送点温水。

然而她却错了。

彻彻底底,从头到尾的错了!

石门在她眼前开启,两个年轻人抬进来的,是一口棺材。

棺材?!

楚若珺一时仿若被雷击中,傻站在原地动弹不得,连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直到石门再度关上,将她最后一丝希望也彻底掐灭了。

“爹,你真的不要我了吗。”她喃喃道,泪如雨下。

楚若珺伸手拍打着厚重而冰冷的石门,闷闷的,发不出任何一点声响。

“放我出去,放我出去,我不要死。”她满脸皆泪,冻的脸上的皮肤都疼。

她最后终于绝望了,连拍打门的力气都没有了。

楚若珺颤抖着冻得通红的双手去摸那光滑的棺材,棺材摸上去冷冰冰的,至少里面那条寿被看起来还是挺暖和的。

也许是对于温暖的渴望,让她想都没想,直接爬进了棺材,掀起寿被盖在身上。

即使这样,她依然冻得瑟瑟发抖,不过比没有保暖的东西好多了。

只是这棺材板也太硬了些,身底下还有什么东西一直膈应着自己。

那东西还是膈着她,隔的她腰疼,楚若珺无奈,只好伸手在被子底下摸索着。

手指碰到一个冰凉的东西,拿起来一看,好家伙,竟然是一小坛酒。

楚若珺惊喜望外,连忙打开,浓烈的酒香扑鼻而来,她猛灌一大口,火辣辣的感觉从嗓子传到胃里,再从胃里遍布全身。

好酒,好酒啊!

她喝到一半才想起来,会不会是不忍心看她活活饿死冻死,给她准备了一坛下了毒的酒,让她死的利索些。

这样一想,她嘴里含着的酒咽下去也不是,不咽也不是。

等了一会儿,好像没有什么感觉,这酒里没有毒,反而全身因为喝了酒的缘故而渐渐暖和了。

酒会越喝越暖,同时也会滋生一些大胆的想法。

她揣着那坛酒,在暗室里小心的摸索着,既然爹爹要自己死,那她自己要争口气,让所有人都知道,我楚若珺可没那么快就认命,更没那么容易死去。

你说的没错,我就是个祸害,可是祸害都是祸害万年呢,我怎么可以这么快就认输。

呵呵,一定是游戏,是在考验我能不能出去的游戏!

既然这里有暗室,又不像是和人商量要事的地方,那就是为了躲避灾难,躲避杀身之祸的。

一定会有出路,把我关在这里,我不仅不心灰意冷,我还要出去给你看。

天底下没有什么事是能难得了我楚若珺。

楚若珺扶着墙,大胆的往前走,还真的就被她无意间触碰到了一个开关,一块石门发出“轰隆隆”的沉重声响,在她面前打开。

门后是两条路,深不见底,单单只从外表看惊人的一致,让她难以抉择。

其中一个应该是出去的路,而另一个,说不定是死路一条,藏着无数机关,一旦误入,命丧黄泉。

她往地上一跪,拿酒浇在地上,神情坚毅而决绝。

“老天爷,我请你喝酒了,我要赌一把,我不能死!”说罢,就冷冷起身,朝着右边的那条路跑去。

也许是老天垂帘,也许是哥哥在天有灵一直庇佑着她。

她真的出去了。

找到了那条通往外界的路。

一片刺眼的白光,茫茫白雪映照在她的眼前,让她有潸然泪下的冲动。

“啊——我赢了,我活过来啦——”楚若珺对着一片雪地高声大喊,“多谢老天爷垂帘,我楚若珺不会死,不会轻易的死去。”

声音空旷,回响不绝。

人在激动的时候会跳起来,也会哭。

此时她就是这样,疯疯癫癫的跳着,哭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djDZrJodDZo.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