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乖巧女友被朋友干了 我隐秘的官场情缘

> > > 1. > > >

文化祭结束后,离音感觉自己的知名度直线上升,这引人瞩目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再加上隐川还时常拿那抓拍的一两秒照片来气她,离音更是连想死的心都有。但很快,大家的注意力便被另一件事吸引了过去,那就是网球部决赛开赛了,同时,最终通知也随之而来,本次决赛于东京都举行,作为举办地,东京都特别要求参赛人数可由本地区十名单打,六组双打扩展为二十名单打,十二组双打。由此,个人赛决赛拉开了序幕。

比赛场地很大很壮观,可容纳上千名观众,且为露天。

为了早早地去占个优势地理位置,离音几人都未同幸村他们一起坐校车前往场地,但在抵达目的地后,离音才发觉,她们这么着急兮兮地赶根本是多此一举,因为千叶言家的佣人早已在几天以前就预定了绝佳的位置,而此时千叶言正在朝她们兴奋地挥手。再度默念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的离音几人移步过去。

不得不说,借千叶言的光,这个位置真是好到不能再好,而开幕式也在观众都到场后打响。

每个地区的选手按十名单打选手在前,六组双打选手在后的顺序进场,每个队伍前都会有举旗的人。

望了眼四周,方才还迷糊的切原瞬间就清醒了过来,信誓旦旦道,“我一定要获得冠军!”“那可不一定呢,赤也。”幸村的话语清晰地传来,而这显然激起了切原的熊熊斗志,“部长,我一定会打败你们的!”“这样啊,那么赛场上见了。”场下,他们是同伴,但在赛场之上,他们彼此之间是相互竞争的对手。

所有选手进场后,便是致开幕词。

张望着,隐川疑惑地问,“咦,小言,我怎么没有看到迹部学长呢?”“迹部财阀有事情需要他去处理,所以参加不了比赛了,因为他的父母还在国外,所以只能自己亲力亲为。”千叶言颇为遗憾道,难得都走到了这里的。

瞪大了眼睛,隐川不敢相信地说,“啊?那多可惜!”

望向天空,千叶言叹了口气,幽幽地说,“可惜也没有办法,小墨,像我们是无法选择的,网球以及其他只能是兴趣爱好,但不能作为一种职业,因为我们的背后,是整个家族。就向千叶诺吧,她若要继承千叶家,总有一天她要放弃舞蹈,哪怕直到那天她都没和渡边学姐决出胜负,她也一定要放弃。”

所有人都缄默了,不论是她们还是千叶言他们,生活总归不容易。

透过层层人群,离音还是准确地捕捉到了那个身影。他曾说,网球就是他自己,那是他的梦想,所以她想他应该会向职网进发吧,而她也会向她的梦想前进,但千叶诺他们,却没有选择的余地。

“话说回来,”隐川突然开口,“迹部学长来不了,听说青学的手冢去了德国没回来,越前去了美国,怎么着,这演变成我们立海间的争霸了不成。”

沉默半晌,千叶言揉着眉间头痛道,“虽然对这话有些不满,但冠军肯定落入你们立海之手了。”

开幕式结束后,比赛正式开始。

> > > 2. > > >

第一场比赛便是幸村,对手是来自横滨的一名唤作松田的人。观众席上,隐川打着呵欠,“无悬念呢。”“嗯,而且会被虐的很惨。”听到离音这句低声说的话,隐川瞧了过去,只见那个松田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不知是真不懂情况还是自负到了极点,总之一副眼高于顶的表情。隐川鄙夷地白了他一眼,人啊,要有自知之明,否则这自尊连渣渣都不剩了。

比赛在裁判的宣布中打响,而松田还在诉说他的胜利宣言,“我一定会拿下这场比……”

话音未落,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一颗球已飞过得分。松田愣在原地,一滴冷汗滑了下来,却听幸村淡然道,“比赛已经开始,你在看哪里?”

松田已忘了言语,他是靠侥幸打进的横滨第十名,此时甚至连球都捕捉不到,只是听裁判接连宣布,“30-0,40-0,45-0,Game幸村 1-0。”

发球速度之快已经让全场一片静默,这时却听一个女生突兀地响起,“哦哈哈,叫你吹,怎么样,完虐吧,保证你连球都摸不到。”

因为隐川拿着的喇叭忘了关开关,所以在这寂静的会场,她那明显略带邪恶的声音响彻整个场地,理所应当地,她受到了所有目光的洗礼。

“嗖”地一下站起来,离音郑重道,“我不认识你,我要换个地方看比赛,要跟着我来的一起撤,再见!”

说罢,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的初音等人一同起身。

一把拽住离音,隐川讨好道,“小离音,不要走嘛,你觉得你还能找个更佳的地点看幸村学长的比赛吗?不可能吧,说看比赛,你不就是看幸村学长来了嘛,小初音你也是,这么折腾也不怕看不到那个谁,小夏衣你也……哎呀,忘记关开关了。”

离音已经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了,夏衣还好,没被说全,同样躺枪的初音已经该疯了。终于,爆发的离音转身高声下令道,“初音,夏衣,我们把这该死的喇叭抢下来,关了开关,比赛结束前不能还给隐川墨同学!”“好!。”“啊!救命啊,出人命了!”

看着那躁动的观众席,切原无奈道,“她们在做什么?”“我只知道,有你家那位在的地方绝对热闹无比,然后遭殃的就是浅野她们。”丸井补了一句。

幸村无奈地笑了下,不服隐川学妹都不行,总能弄出风波来。

咳了一声,裁判将观众的额思绪拽回比赛上,而松田已经震惊到连球拍都握不好的地步了。这就是,神之子,幸村精市,对付他连任何招式都用不上便可完胜,而他之前说的那些没用的话,只是让自己更加难看罢了。

“那么,比赛便继续吧。”幸村隐了笑容,松田整个人一颤,此时的幸村与方才冲观众席报以一笑的幸村仿佛是两个人,即使是对他这个轻易就可取胜的对手,也毫不放松。他的结局,已不是用一败涂地四个字就能形容的了。

“比赛结束,Game won by幸村,6-0.”由此,第一天的第一场比赛便画上了句号。

> > > 3. > > >

伴随着男网决赛而来的,是舞蹈部的决赛,也就在男网决赛的第二日,便是舞蹈部决赛的首日。因为离音打算先去熟悉场地,所以并没与隐川等人同行。随着舞蹈部声势的壮大,到今天参加的决赛,场地真可以用华丽来形容了,但经过这些年的历练,离音虽然还有些紧张,但已不碍事,适度的紧张还是必要的。

离音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和服。她的舞蹈多以现代舞居多,今天,她想尝试一下传统的舞蹈,这也是她对自己的一个挑战。

感觉有人拍了一下自己,离音回过身,是社团的社员,对方笑意盈盈道,“部长,一起加油吧!我们可不会输给你的哦。”“嗯,在这舞台上,都要尽全力的。”离音回答着。担任这部长的职位又有了一年有余的时间,她没有那宏图大志带领社团走向巅峰,因为她知道她的领导能力有限,但至少要为下面奠定些基石。

自后台离音向观众席瞄了瞄,隐川,夏衣她们很显眼,因为隐川举了一个“离音加油”的牌子。因了男网的决赛还在进行,所以只有隐川她们,但离音觉得也够了,有人相信着自己,自己也有足够的信心,她相信自己的梦想定能实现。

很快,决赛便开始了,离音的出场是中间数,既不靠前,也不靠后,挺好。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轮到自己出场时,离音平复心情,缓步走上台去。音乐响起,手中的扇子与舞步协调地配合在一起,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丝毫不拖泥带水,而且,能明显感受到,这支舞蹈是有生命的,因离音将自己的灵魂注入了其中。

不追名,不逐利,只是将自己的梦想贯彻其中。

一舞毕,全场雷鸣般的掌声响起。退至后台,离音长舒一口气,还好,今天没有丢水准。

这时,一个声音传来,“音今天很努力呢。”猛地一怔,离音诧异地望过去,不敢置信地开口,“精市?为什么会在这里?”“今天我的赛程结束了,虽然有些对不起还在比赛的几位,但无论如何也想来一趟呢。”幸村笑言道,离音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又听后方的隐川调侃道,“哦哦,幸村学长可比十个我们都顶用,是不,小离音。”“小墨!昨天的事我还没和你算呢,喂,别跑,等我换双鞋在和你算计一下。”此时身着和服,脚踏木屐的离音行动完全不便,只能对着隐川的背影干瞪眼。

虽然隐川这个电灯泡很自觉地消失了,但自幸村到来起,身旁就多了很多电灯泡,避免更加混乱的情况发生,两人匆匆说了几句话后,幸村便回了观众席。

睨了眼周围那些捣乱的女生,离音很怨念,心里直感叹,这些女生真是定力太差了,虽然,她自己在幸村面前时,就从来没有定力过……

> > > 4. > > >

很快地,所有的比赛便落下了帷幕。

浅野家,离音将奖杯摆好。自国中以来,她所参加的便全是团体赛,这也是她首次赢得个人赛的冠军,意义自是非凡的,同样,这也是对她的一种肯定,她会借着这股劲头,继续向上拼搏。

梦想,因为拼搏,才会焕发光彩。

笑了笑,离音出门去聚会的地方。无论输赢,这全部的比赛总归是结束了,再加上这是高三的学长们在高中最后一次的比赛,所以大家决定一起开个聚会。

楼下,幸村已经等在了那里,离音小跑了过去。

“昨天都没能当面向音说句恭喜获得胜利呢。”听着幸村的话,离音微微一笑,道,“我不也是。”

获得冠军不意味着终点,而意味着这又是一个新的起点,他们会向着梦想更靠近一步。

到达聚会的地点,还没进门,便听见自里面传来的热闹声。

欢乐与泪水的交织,这便是属于他们的青春。

TBC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nkckl2sWUl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