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言要撞坏了教授小说免费 小雪又嫩又紧的

回到靖辉侯府后,靖辉侯把自已的大儿子胡乐武叫了过来,将今天发生的事以及在刘相府中和刘相的对话都说了一遍。

胡乐武阴冷的面上闪过一丝血腥之气:“这件事父亲可要早下决断,胡家现在可谓生死存亡在一线之间了。”

靖辉侯问道:“这我知道,你怎么看?”

“刘相说是想办法,可他能怎么做,他自己的两个儿子还有一堆官司呢。他想的办法不是到时候反咬我们一口,弃卒保車吧?”胡乐武似是在问,但语气却是肯定的说道。

靖辉侯一愣,喃喃道:“这…这应该不会吧!”嘴上说着不会,但却没有多少底气,因他心里也清楚,在一个家族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有什么是不能舍弃的,他们这些姻亲又算得了什么。两个家族间本就是利益的联合,当利已不在时,那就什么都不是了。

看出了父亲的疑虑,胡乐武道:“父亲还是把二弟叫回来吧,叫二弟偷着带点人回来。”

靖辉侯惊道:“你想做什么,私自带兵入京,那可真与谋反同罪了。”

胡乐武道:“不做什么,以防万一罢了。如果最终的结果真的是胡家谋逆,父亲打算如何,难道真的束手待毙?”

靖辉侯:“…”

看了眼靖辉侯,见他并不出声,胡乐武接着道:“如果真到了那时,倒不如放手一博,如能成事,胡家接着再富贵百年,如果不成,不外乎鱼死网破。”

靖辉侯道:“乐武,事情应还没到这一步。现在案子还没审,洪大人是自己人,会手下留情的。”

“父皇可别忘了还有个白子玉呢,他是白家的人,白家可是站在周家身边的,他也会手下留情?”胡乐武问道。

靖辉侯一时无言,胡乐武道:“知道了,不到万不得已,我们还是不要轻举妄动的。白子玉的事我去处理。”说完转身离开了书房。

胡乐武走在路上,心中却对靖辉侯如此处理十分不以为然。父亲太过胆小了,乾宗就是一个傀儡皇帝,每天在周、刘两家之间摇摆,被一群大臣吃得死死的。五大世家不过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四大武侯也早就没有了昔日的威武,靖远候连年被打压,现在连皇后女儿都护不住;靖武侯黄家最近几年却是兵力衰弱;靖国侯就更不用说了,只有一个二儿子能用,现在都要靖国侯自已守着边疆呢。论兵力,他们靖辉侯胡家是最强的,哪还要在刘家面前伏低做小,胡家没有在宫中的女儿,也没有与胡家有血缘关系的皇子,但那又怎样,胡家难道就不能自已坐上那个位子吗。现在京城附近没有驻军,守城军虽有五万人,但都没上过战场,疏于演练,根本不足为俱,而现在大内侍卫多是胡家的人,胡乐武想到这里,阴阴笑了下,眼中闪过几丝狂热,向暗处一招手,一个黑衣人现身。

胡乐武低声吩咐了几句,就让来人走了,自己则走向了书房,他答应父亲处理白子玉的事情,还是要好好安排一下才行。

白子玉回到家中,刚把宁先生和老道等人叫来,把宫中的事情说了一遍,就被周老夫人派人请了过去。对于这难得的邀请,白子玉十分警觉,还是把小气鬼带在了身边。

周老夫人难得对白子玉露出笑脸,也不用他跪下请安,直接让白子玉坐了下来。对小气鬼道:“我和子玉有话要说,还请钱公子回避下。”

小气鬼看了下白子玉,见其点头,这才退了出去。

周老夫人对白子玉说道:“前两天就想找你聊聊了,但见你事忙,也没得空。前些时候虽然有些事情闹得不太愉快,但好在只是误会一场,你也没有大的损失。一家人哪有隔夜仇的,你也不要往心里去了,一笔写不出两个白字,一家人还是要和和睦睦的才好。你现在也是在朝为官了,也要多为家族着想,只有白家好了,身为白家子孙的你才能更上层楼。”

周老夫人看了看白子玉,见他低着头不答话,只得又接着道:“我前两天也和我哥哥传过话了,让他以后在朝中多提携你,他说只要你肯上进,他自然帮衬。这两天你手上接了几个案子,可要认真的办,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去找他。”

白子玉心中暗道:周家这是要拉拢他了,在差点要了他的命之后?他们哪来的自信他会屈服,怕是还有什么下文吧。

果真,周老夫人见白子玉一直不说话,神情淡漠,又压不住心里的火了,她也不想这样对一个晚辈低声下气,但是周大学士的话她又不得不听。

周老夫人声音转冷道:“这么说吧,除去这些亲情不谈,跟着周家保你一路高升,但如没有周家的帮衬,你的知府怕也做不了多久。”

“亲情没有了,就拿权力诱惑了,我白子玉就是一个贪图功名利禄的小人吗?”白子玉终于反讥道。

周老夫人以一种嘲弄的语气道:“你跟着长公主混,不就是图的这个吗?你的知府之位哪儿来的,长公主帮你讨的,你院子里那些是谁的人,不还是长公主的吗。你又何必假清高,与其跟着长公主吃软饭,还不如跟着周家来得有脸面。”

白子玉拍案而起,“我白子玉不管吃谁家的饭,就是不会吃周家的饭。”

周老夫人冷喝道:“别以为现在长公主高看你两眼你就了不起了,那是长公主,不是你能高攀得上的,再说她迟早要和亲他国,那时候,我等着你求周家收留。”

白子玉气道:“好,我等着那一天。”说罢转身离去。

白二爷从里屋内走了出来,看着周老夫人道:“白子玉的心怕是收不回来了,这刘家与胡家的案子可都是在他的手上,这事怕是不好办了。”

周老夫人道:“别人不行吗,也不一定非他不可吧。”

白二爷道:“母亲你不知道,大理寺洪大人是刘相的人,他只会帮着刘相,刘家的案子到了他手里,只怕会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所以舅舅才说一定要安进去自己的人才行。好不容易才等到刘家出了这么大的纰漏,事情顺利的话,刘家绝对要伤筋动骨,大伤元气,这次的机会绝不能轻易放过。”

周老夫人这才有些着急,但话已出口,已是覆水难收,一时不知要如何是好。

宫中的云雨虹却是十分悠哉的,凤仪宫中有二心的侍卫都跟着抓刺客而“牺牲”了,剩下的都是自己人,而云雨虹又趁着这机会,把凤仪宫中的部分暗卫变成了明卫,交由王乐凯管着。而王乐凯却是对机灵鬼佩服得五体投地。王乐凯的武功不弱,但那也架不住人多,当时他已被胡乐风的人抓了,却正好被急着找他的机灵鬼看到,没几下,那些人就被机灵鬼放倒了。而在去抓胡乐风时,他还觉得这是不可能的,太冒险了,可机灵鬼再一次让他刮目相看,机灵鬼的身手也确实比胡乐风高出很多,也是没几下就把人抓了,让他帮着换了身黑衣并把人隐蔽的带到了树林里。很难见到女人有这么厉害的,人长得美不说,身手还好,办事能力也强,王乐凯回来后一直用崇拜的目光看着机灵鬼,直看得机灵鬼浑身起鸡皮疙瘩。

乾宗却是忧心忡忡,云雨虹问他在想什么,乾宗答道:“明天,会有很多人提名来补大内侍卫统领的缺的,可这个时候调王有道回来又无理由。还有胡家的事也不好办,这案子怎么判都麻烦,如是冤案,胡家死了儿子,他怕是不会善罢甘休,可如果是真的判胡家有罪…那可是手握重兵的人。”

云雨虹笑道:“大内侍卫统领的位置谁来当都行,只有王有道不行,现在时机未到。父皇母后的安危不用担心,我有安排的。至于这胡家吗,他想善了还要看我肯不肯呢。”

云雨虹给乾宗倒了杯水后,接着道:“有句话父皇不知听过没有,叫做文人造反三年不成。那五大家族虽多年来结党营私,但却并不足俱,真真可怕的反而是这些手握重兵的人。其它几家不管倒向哪一方,但至少不会对皇家的人出手,可是胡家却犯了这个忌讳,他们心中对皇家已没有了敬畏之心,要反也只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乾宗大惊,“你是说…靖辉侯要反?”

“我也只是这样猜测。不过有一点我能肯定,只要父皇真的问罪胡家,胡家必反。”云雨虹肯定道。

乾宗惊得脸色发白,“城中守军虽有五万,但是都是一些老弱之人,这也没有良将啊!”

云雨虹摇了摇头,现在父皇才想起这些吗,但是又不得不安慰道:“不怕,胡家如不反,父皇就留他一条活路,如胡家真的反了,父皇也不要手软,女儿会外理好这一切的。”

乾宗看着自己的女儿一脸的淡定,还有那浑不在意的语气,似是一切胸有成竹,渐渐心安了下来,告诉自己只好走一步看一步了。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nknkg2yWWgy.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