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老中医玩校花 能让我下面流水的黄文

厉幺眼睛立马放光,“救兵在哪?要不要我跟你一起去?”

“不用。”江希浅说着便往阳台走。

她站在阳台,朝顾庭深那边看了又看,也看不出来到底有没有人在。

江希浅站在栏杆旁边,想直接跳到顾庭深的阳台,这才发现,好像有点危险。

她之前见顾庭深潇洒的来去自如,还以为很简单呢,难道是她腿不够长?

江希浅犹豫三秒,给自己壮了壮胆,冲刺般的抓住栏杆奋身一跃,一只手差点脱轨,吓得她赶紧抱住栏杆,整个人连滚带爬的翻到另一边阳台。

江希浅呼出一口浊气,随后像做贼一般,轻手轻脚的朝里走。

落地窗是开着的,她很轻易就进了顾庭深的房子。

这是她第一次来他家,以这种方式。

一进门就是客厅,这客厅大的有点过分,一眼望不到尽头似的。

错落有致的组合沙发,围成一个开放的半圆形,浅色的木质家具淡雅精致,光滑可见的大理石地面,倒映着头顶奢华的水晶吊灯。

江希浅腹诽,这套房子的装修,可比她住的那套奢华多了,顾庭深不愧是顶级牛郎,Hiton给他配这么好的住宿条件。

江希浅拍了拍自个儿脑袋,想什么呢?她来这里是有要紧事儿的!

拍脑袋的手还悬在半空没拿下来,她陡然发现,有个人影,从玄关后面走了出来。

江希浅第一反应,竟然是...快跑!

她这样偷偷摸摸跑进人家家里,难免心虚。

可是来不及,她刚产生这个念头,对方已经发现她了。

顾庭深远远看到江希浅站在客厅前面,表情明显愣了一下。

江希浅略显尴尬的打了个招呼,“你在家啊?”

顾庭深停在原地,修长的手指转动着水杯,眸底的暗色铺天盖地,“你找我?”

江希浅连连点头,还好人家没怀疑她是来偷东西的。

顾庭深将水杯放在旁边的柜子上,声音似乎在克制着什么,“过来。”

江希浅有些看不懂他,但是很乖巧的往他面前走。

这个人身上有股奇怪的魔力,好似他说的话,没有人能抗拒。

在他面前站定,江希浅挠了挠头,想起自己找他的目的,“顾庭深,我...”

没等她把求救的话说完,顾庭深垂眸打断她,语气有些重,“不要命了?”

“哈?”江希浅一时没反应过来,疑惑的抬头看他,却撞进他幽深似海的黑眸。

她的心脏,没由来狂跳几下。

江希浅把这种不正常反应,归结于这人长的太妖孽。

这个世界上,恐怕没有哪个女人,能抵挡住这种眼神,看起来冷冷清清,却给人一种炙热的要将她燃烧殆尽的错觉。

她颇为艰难的移开与他对视的目光,才想起来他说的不要命,应该是指她翻墙过来。

“我那不是跟你学的嘛?”江希浅低着头,嗫喏道。

顾庭深看着她心虚的样子,终是不忍苛责,“下次不许翻了,太危险。”

江希浅垂在身侧的手指收了收,她怎么突然觉得,这气氛有点不对劲?

他这语气,好像很关心她啊,听上去...似乎有点暧昧。

啊呸!这家伙是个牛郎,情场老手无疑,关心女人,那是他的职业本能,她怎么能产生他关心她的错觉,要不得!

江希浅的眼睛随着思绪乱飘,不经意看到左手边有个银色的行李箱立在那里,一副整装待发的样子。

“你要出差?”江希浅想都没想,抬起眼问他。

顾庭深瞥了一眼行李箱,点头道,“嗯。”

其实他并不是要出差,而是必须回锦绣园。

“什么时候走?”江希浅问的有点急,厉幺还等着他去解救呢。

顾庭深眸光一深,挑眉问道,“怎么,舍不得我走?”

江希浅意识到自己的语气着急了点,于是后退两步,摆手道,“你可千万别误会啊,我真是有急事找你帮忙。”

顾庭深听她急于否认,眸底划过一丝不悦,插在裤兜里的手指紧了紧,“我若是帮了你,你怎么报答我?”

“啊?”江希浅没想到他会这么问,突然愣住。

他都没问帮什么忙呢,就这么着急要回报,这牛郎太现实了,真的是!

江希浅后退一步,本想离顾庭深远一点,脸颊却不经意碰到男人微凉的薄唇。

她白皙的脸庞瞬间红透,心跳漏掉半拍。

顾庭深薄唇微抿,深邃漆黑的眸子,意犹未尽的看着她,心悸于她在他唇间残留的余温。

一时之间,气氛变的有些微妙。

下一秒,客厅前面传来“噗通”一阵声响。

江希浅下意识的扭过头,却发现厉幺正龇牙咧齿的单脚着地,面前还躺着一张轰然倒地的木椅。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厉幺嘴里说着不好意思,眼睛却在两人身上滴溜溜直转,连腿上被木椅磕的疼痛都忘了。

这俩人,一看就在卿卿我我,欲行不可描述之事!

啧啧,怪不得江希浅能把楚珩当个屁放了,原来找了这么个极品帅哥!

换成谁,只要不是眼瞎,都会选这帅哥啊。

江希浅一看厉幺那眼神,就知道她误会了,下意识的便要去解释,“厉幺,你胡说什么打扰呢?我们只是...”

厉幺一副‘你欲盖弥彰’的表情,可她现在有紧急事件要处理,不是八卦的时候。

要不是沈祈刚刚又在外面拍门,她也不至于吓得跟随江希浅翻墙。

“浅浅...啊!”

厉幺刚叫了她的名字想说点什么,下一秒,却突然像见了鬼一般的尖叫起来。

随后,瘸着一条腿转身便跑。

江希浅顺着厉幺的目光,往顾庭深身后看了一眼。

当她看到沈祈凶神恶煞的盯着厉幺,便十分紧急的朝顾庭深双手合十,“拜托,帮我拦住沈祈,你要什么报答我都答应!”

江希浅一说完,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追上厉幺,拉着她跑出阳台,根本没看到顾庭深眸底因她后半句话而产生的波涛暗涌。

沈祈看着两人蹿出去,二话不说,拔腿便要追,可刚踏出一步,便被顾庭深从后面拉住衣领,动弹不得。

江希浅拉着厉幺跑到阳台,看着厉幺一瘸一拐的腿,脑子突然冷静下来,她干嘛要拉着厉幺往这儿跑?

她一回头,便看见沈祈满脸憋屈的被顾庭深拎着后衣领。

江希浅嘿嘿一笑,拉住厉幺往回走,“行了,我们用不着爬栏杆杆,那栏杆确实有点危险。”

厉幺下意识的就要抵抗,沈祈还在屋里头呢,她怎么能去送死!

可当她抬起头,看见沈祈嗷嗷叫的被那极品帅哥面无表情的拉着,忍不住偷偷给江希浅竖了个大拇指!

她家浅浅找的男人,实在太给力了!

厉幺跟着江希浅跑回客厅经过沈祈旁边,沈祈像是得了疯牛病一般,在顾庭深的钳制下,朝着厉幺一顿张牙舞爪。

厉幺吓得紧紧抓牢江希浅,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嗖的一下跑的没影了。

两人出了顾庭深的门,厉幺劫后余生般的朝江希浅快速说道,

“浅浅,我们下次再约,要是沈祈跟你打听我,你可千万不要给他透露半个字!”

厉幺说完,火烧屁股般的朝电梯口跑去,跑了两步,又想起个重要的事,回头道,

“一会儿我给你转发一条消息,说不定对你有用,你要是有疑问,给我打电话。”

江希浅朝厉幺的背影招手唉了一声,便闻到自家屋内传出一股焦味儿。

她这才想起,厨房高压锅里煮着一锅排骨,她刚才着急忙慌的,水放的太少了。

江希浅赶紧回屋,跑到厨房一看,浓浓的白色烟雾伴随滋滋的响声和浓烈的焦糊味儿弥漫着整个厨房。

江希浅没加多想,伸手便去关火。

下一秒,“砰”地一声巨响夹杂着江希浅的尖叫声,刺进隔壁顾庭深和沈祈的耳膜。

顾庭深瞳孔骤缩,随手将沈祈扔到地上,抬腿便去了隔壁。

沈祈被摔到地上嚎叫一声,赶紧起身,跟随顾庭深的步伐去了江希浅家。

顾庭深和沈祈一进到厨房,便见到满地狼藉。

一只银白色高压锅被炸的锅盖和锅体分家,看起来四分五裂,地上到处散落着黑乎乎的焦状物,还有几个碎碗被打落在地。

江希浅则紧闭着双眸,斜靠在厨柜旁边,身上倒没有很明显的外伤。

这现场一看,就能猜到罪魁祸首是那高压锅。

“希浅!”顾庭深地上不省人事的人儿,心脏紧紧缩成一团,三步并作两步跨到她身旁,弯下腰将她抱了起来。

沈祈则是一脸懵逼,刚刚还活蹦乱跳的人,这才两分钟都不到,怎么成这样了?

顾庭深抱着江希浅斜了一眼还在懵逼的沈祈,“检查一下。”

沈祈这才如梦初醒,“好,我看一下还有没有隐患。”

顾庭深抱着江希浅飞速出门。

他不确定,她到底受了多重的内伤,才会这样昏迷不醒,唯一的念头,就是她一定不能出事。

顾庭深正准备左拐送她去医院,江希浅却在他怀里幽幽醒来。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nmxgB0sWTB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