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严霜by闲相饮 女尊小说np辣文

唐乐原本以为夏镜生会和他好好聊一聊他父母那边的问题。

谁知话题被带走的那么快,等回过神来,手里已经捏着夏镜生童年的照片了。

照片里那个看起来有些怯生生的小朋友比唐乐初遇他时还要更年幼一些,怀里抱着一本遮住了大半个身子的写生簿,站的笔直,面容清秀但表情却有点傻乎乎的。

他身后那个花坛,果然与唐乐那张照片里的一模一样。唐乐凭着记忆脑补了一下,似乎两人站的位置也差不太多,叠在一起大概正好一前一后,配合表情动作,很是登对。

有许多感想,但现在这把破嗓子实在不方便表达。于是唐乐当着夏镜生的面,拿着照片十分响亮地亲了一下。

他亲完了冲着夏镜生嘿嘿笑,对方却是一言不发还微微移开了视线。那表情看起来,居然有点像是在害羞。可等唐乐想要再调戏他一下时,这家伙又光速恢复了原本的自若,还把脑袋凑了过来用手指点了点自己的脸颊。

“这里也亲一下?”

唐乐凑过去同样响亮地亲了一下后,就着那样的姿势抱住了他,然后在他耳边小声提起了那个被刻意忽略的话题。

“叔叔阿姨那里,我要不要……”

“别管他们了,”夏镜生打断了他,“和他们沟通就是浪费时间,何必特地去找不快活。”

唐乐有些为难。

他心里有很多但是想说。但是他们毕竟是你的父母,就好像你会努力试图讨好我的父母一样,我当然也不想被他们讨厌。但是你不可能永远不回家,早晚总要面对的。但是你这样,自己也不开心呀,我不想看你不开心的样子。

一直躲避并不能解决问题。

但是的但是,就算想要面对,好像也解决不了。

唐乐难受极了。他继续勉强着自己的破嗓子努力同他说话:“那你去我家嘛,我爸爸妈妈真的很喜欢你。”

“他们不是喜欢我,是太在乎你,”夏镜生笑道,“因为是你选的人,所以他们才会努力接受我,这是基础分。我做的好与不好,都只是附加值罢了。”

唐乐摇头,想说就算不是因为这种原因,我爸妈也觉得你哪儿都比我强。才刚开了口,还没能努力发出声儿,被打断了。

“唐乐,”夏镜生与他分开了一点距离,问道,“我在你眼里真的就这么好?”

不是在我眼里,是本来就这么好呀。

他没说,但夏镜生却看着他的眼睛笑了。

“以前我经常在你面前说自己的坏话,是不是让你很不高兴?”他问完了,却还是没有给唐乐回答的机会,又继续说道,“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想故意气你。我这个人就是不会聊天,你知道的。”

“……”

夏镜生笑着捏了一下他的脸:“我们乐乐眼光那么好,喜欢的人应该也是最好的,是吧。”

唐乐用力点头。

“谢谢你。”他说。

其实唐乐隐隐约约能察觉到他的不自信。

这个人真的有点奇怪。当他作为老王的时候,觉得平日的自己十分虚伪做作。但与此同时,老王在他眼里也一样是个糟糕又令人讨厌的家伙。无论哪一面,他都看自己不顺眼。

曾经那么多的赞美,那么多爱慕,都没能让他变得更喜欢自己一点。

唐乐想,那可能是因为那些夸奖都不到位。

夸他才华横溢,他大概心里想的是其实我压根不爱画画。夸他温柔得体,他说不定心里翻着白眼觉得你特别好骗。他把自己的一部分小心翼翼藏起来,不愿意给人看,又怪人不懂,然后每时每刻都在心理提醒自己,偏执的认为所有对他的欣赏都源自于不了解。

“我了解你呀。”唐乐说。

现在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比他更了解他的人了。他的每一面他都见过。他特别不正经,趣味低级,嘴不饶人,还爱欺负人。

但他也是真的温柔。

当那天他第一眼看见唐乐满头是血坐在Masked girls的沙发上时,心里在想些什么呢。

这家伙怎么在这里,自己不会被发现吧,天哪真是麻烦,怎么让他马上滚蛋?

明明立刻关上门才是最好的选择,但他当时做的第一件事,是赶紧替唐乐包扎好了伤口。

板着脸,一言不发,小心翼翼。

那样不自觉的善意,从来都不是伪装的。

唐乐咽了口唾沫,努力清了清嗓子,然后靠到了他耳边,继续说道:“你什么样我都见过了。”

他专注的,认真的,无奈的,生气的,高兴的,害羞的,笨拙的,无措的,情动的,所有的模样,他都见过了,都觉得是好的。

他见过他最深的伪装,然后又见到了他灵魂里最真诚的模样。

他见过他精致的妆容和长发,还见过他□□的身体。

“我都喜欢。”

他的嗓子还是十分干哑,勉强发出的声音听起来像是破碎的棉絮,连自己都觉得不怎么好听。

但夏镜生全然不在意。而且看起来十分欢喜。

他在唐乐脸上亲了亲,然后小声说道:“哦,这样啊。”

等他们起了床,吃了饭,又磨蹭了一会儿,时间已经不早了。唐乐再不赶紧回家,就得穿着裙子见父母了。

夏镜生坚持要送他。理由一来是他现在连手机都没了,联络不上根本没法放心。二来是……唐乐的裙子底下是真空的。

终于从床底下找到那团脏的不行还沾了不少灰的布料时唐乐简直欲哭无泪。原本还想着回程路上顺便去买台新手机,现在也没心思了,一心一意只想赶紧回家。

他一路上走路乘车都小心翼翼,全程手不敢离开裙边,仿佛回到了当初第一次去Masked girls试装的那天。外加因为昨夜的折腾腰酸背痛,一路都苦不堪言。夏镜生原本想要打车,但唐乐思前想后还是没答应。不止是怕坐下就会走光,还因为他觉得自己根本就没法坐。

那个地方不痛,但难受,一旦坐下感觉特别不对劲,像是瞬间五脏六腑都挪了位。虽然走路时也会有诡异的牵扯感,好在只要步子迈得小一些就尚能忍受。

夏镜生一开始见他别别扭扭那样子还十分厚颜无耻的调笑了几句,等见他不但没回嘴还很快涨红了脸且浑身僵硬,又开始紧张了起来。

他异想天开,提出可以试试把外套绑在唐乐的腰上当裙子遮挡一下然后把他抱回去。

被驳回。

如此招摇过市,对这样状态下恨不得隐形的唐乐而言简直是精神谋杀。

好不容易到了楼下,距离唐乐的父母下班到家也不剩多少时间了。虽然难分难舍,为了不被发现这身打扮还是只能匆匆道别。

毕竟夏镜生现在脖子下巴上都伤痕累累,外加唐乐明显身体不适。配合之前的一夜未归,暴露在长辈面前还是太羞耻了。

才刚把衣服换下藏好,他老妈就回来了。

见儿子瘫在床上不动弹看起来不怎么舒适的样子,她第一时间抱着家里的新晋小宝贝跑过来表达关心,问他昨天到底是和谁一起出去玩了。

“……朋友呀,”唐乐用那破嗓子说完,又十分欲盖弥彰补充了一句,“我着凉感冒了。”

他喝了水吃了润喉糖又休息了大半天,声音听起来已经正常了许多,外加刻意吸了几下鼻子,自觉效果还挺逼真。

接着他就被审视的目光从头到尾打量了一圈。

“是男朋友吧?”他妈说。

唐乐脸一红。

还没等他开口辩解,他妈又问道:“小夏怎么也不上来坐会儿,还是怕过敏啊?”

见她如此笃定,唐乐也就默认了,小声答道:“他回家了。”

他妈听后若有所思,好一会儿后才问道:“我问你,他爸妈知不知道你们的事儿?”

唐乐闻言,脸一白,说不出话。

昨天刚知道,而且显然接受不了。这话,他在自己父母面前说不出口,怕他们心里有芥蒂,牵连到无辜的夏镜生。

“小夏对你好,我们看得出来。他愿意跟你回家,说明也不是只想闹着玩。”他妈语气十分难得的认真,“其实啊,虽然嘴上说是想开了,但我和你爸心里哪能一点芥蒂都没啊。当初刚发现你有这种倾向的时候你爸恨不得把你腿都给打断了。”

“……”唐乐皱眉,“你干嘛啊,突然说这些。”

“你这小兔崽子,做父母的心情真是半点也不懂,”他妈无奈地叹了口气,“小夏这孩子那么懂事儿,父母想必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们也要给他们点时间。”

不,他们就是不讲道理的人。唐乐心里这么想,却还是不敢说。

“你们还小,未来长着呢,”他妈抱着小糖糖站起了身,“指不定过两年就分手了,现在这些就全是瞎操心了。”

“呸呸呸,”唐乐别别扭扭在床上扑腾了一下,“才不会分手呢。”

“要真的感情那么好,做父母的早晚得服软,”他妈边往外走边说道,“这是过来人的经验。”等走到了门口见唐乐还不吱声,她又回头补充道:“再说了,我儿子也不差嘛。”

唐乐觉得他妈实在太乐观了。

他从小就时不时会听到她类似的发言,诸如“哪有父母不爱自己的孩子呀”“还不都是为了你好”“哪个做父母的不希望孩子开心呀”,等等等等。

论据应该全是推己及人。她和唐乐的老爸其实也算不上最通情达理的那一类父母,小时候一言不合就男女双打,教育起来没太大耐心,还总要啰嗦,开口闭口老要提别人家的孩子,还爱在外人面前埋汰自家小孩。他们有一大堆缺点,他们养大的儿子也有一大堆缺点。

然后他们面对这样一堆缺点的唐乐,嫌弃完了还是打心眼里觉得怪不错的。

她没见过夏镜生的父母,不知道这个世界上也存在那么压抑的爱,能把孩子教育得在外人眼中无比优秀,但却不快乐。

唐乐觉得自己可能还真的挺不错。

至少因为他的存在,让一直压抑着长大的夏镜生也学会了任性和无理取闹,并且开始接受和喜欢这样的自己。

在离开旅店房间前,夏镜生抱着他说了好多话。说觉得自己特别幸运,说谢谢,说你不许离开我,说以后生气可以骂他但不可以不理他。

唐乐对着他傻笑,嘿嘿嘿嘿嘿。

心里美得很。

他想,他应该不止被爱着,还被依赖着。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zjxRIJsSTI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