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市委白琴在线阅读 玩弄绝色高贵美妇

梅晓彤真是从未见过如此找死之人。

居然还是自己的四哥。

叹口气,要是再不解围,只怕今天梅家就要发生血案了。

“四哥,你除了给我带了礼物,给爹娘带什么了没?”

梅长贵一边跳脚,一边回答:“爹娘又不缺啥,有什么好带的?”

好吧,神仙也救不了了,自求多福吧!

梅晓彤彻底放弃了抢救一下的念头。

托着两块浆米糕,对小豆丁们使了个眼色,一起躲到角落,一边看李婆子和梅忠诚男女混合双打糟心四哥,一边顺手将浆米糕掰成小块,往几个孩子嘴里一人塞了一小块。

浆米糕是大米磨成浆水,在锅内刷上一层清油,将浆水倒进去,大火蒸熟,出锅前,再撒上几点黑芝麻。

又香又甜,外焦里嫩,带着一股子清香,在镇上都是难得的小吃。

梅晓彤以前吃过的点心无数,可穿越过来这么些天,嘴里都快淡出鸟来,此刻只一小块塞牙缝的浆米糕,却让她觉得比以前吃过的任何一种点心都要好吃。

更别说其他几个孩子,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都舍不得嚼,只放在嘴里,就觉得那股甜意只甜到了心里去了。

梅晓彤也没太过分,只和孩子们分了一块浆米糕,剩下的包好收起,给李婆子留着。

小豆丁们虽然只尝到一点味道,可也觉得十分满足了,对梅晓彤将剩下的浆米糕收起,一点意见都没有。

这边浆米糕都吃完了,那边李婆子还在中气十足的揍儿子。

直到温氏将晚饭都做好了,李婆子和梅忠诚才恨恨的收起了铁铲和烟袋锅,准备吃饭。

梅长贵揉着自己的背,嘶嘶的抽气。

爹娘这真是动了大气,下死手打的啊!若不是自己皮糙肉厚,只怕明天要下不来床了。

唉,自己好歹也是小半年才回家一趟,咋爹娘就能下这么狠的手呢?

梅长贵一边揉着被打的地方,一边嘀咕。

不过满心的郁闷,在闻到肉香后,烟消云散不知踪迹了。

什么头花,什么金枝,那是什么东西?

都不如眼前的两大盆肉吸引人啊!

都是久未曾沾过这么足油水的,等李婆子分好馍馍后,大家都闷头不说话,甩开了腮帮子吃。

一顿风卷残云,桌上的饭菜一扫而光。

就连铁了心减肥的梅晓彤,也被这气氛带动得不知不觉吃了几块红烧肉下肚。

难得的,连温氏今天都混了个肚子七八分饱,还吃了一块小拇指大的肥肉,含在口里,那肉香,那嫩,恨不得让她把舌头都吞下去。

最后桌上连汤盆都被几个孩子用馍馍擦了个干净,压根都不用洗了。

梅长贵摸着肚皮,一顿肉让他早就忘记了饭前的那顿胖揍,“娘,还是你心疼儿子,知道我今天要回来,特意割这么多肉给我接风?”

李婆子没好气:“我呸!给你接风?你脸比盆大吧?早要知道你这个糟心玩意要回来,我还割肉?给你煮点青菜米糊,都是看着你是我亲生的份上!你忽剌吧的回来,别告诉我,你又闯祸了?不是又把谁的腿打折了吧?”

说着顺手就操起手边的笤帚,打算只要梅长贵点头,就招呼过去。

梅长贵委屈的刨刨头发,“娘,你儿子我是那种人吗?我这不是听你的话,赚够了当初赔出去的钱,担心家里的农活人手不够,才赶回来了么?”

不说别的,在李婆子的管教下,这梅家几个儿子,不管什么性格,在外人眼里都是大孝子。

梅长贵自家知道自家的事情,外人看起来梅家人多,实际上能干活的也就那么几个。

爹年纪大了,本来身体就不太好,下地也只能干点轻松的活,或者指导一下孙子。

真正能顶上用的,只有大哥,还有大嫂两个人。

天龙和天虎虽然下地几年了,可也只能搭把手,真正下苦力的活还拿不起。

二哥在县城里,一年到头难得回来一次,三哥更是没笼头的野马,全都指望不上。

所以从开春,他就卯足了劲,多接活计做,才在昨天攒够了半吊钱。

因为挂心家里,一早上,除了花钱买了两块浆米糕,和前些日子趁着赶集的时候买的两朵头花外,别的啥也没买,就紧赶慢赶的往家奔。

本以为家里此刻应该是大家都忙累得不行的,自己个的老娘说不定又在家摔盆子打碗骂街呢。

没想到回来,家里安安静静的,还炖了这么大一锅肉吃,让小半年没沾到一点荤腥的梅长贵好好过了点肉瘾。

他也没多想,以为这是因为自己不在家,老娘怕家里人没力气干活,所以买肉给大家吃,好让大家有劲头下地呢。

忙忙的表功,表示自己回来就是为了下田干活的。

听到梅长贵这么说,李婆子的脸色算是和缓了下来,笤帚一扔,手一伸:“拿来--”

梅长贵乖乖的掏钱袋子,递给李婆子。

李婆子将钱袋子一翻,里面哐当掉出半串串好的铜钱来,仔细数了三遍,确认是半吊,这才满意的收到柜子里。

一面还嫌弃的嘀咕:“都出去混了小半年,才只赚这么点钱,还不如你小妹呢!我将来能指望你们哪个哟~~”

将钱锁好,趁着大家都在,李婆子敲敲桌子:“老四也回来了,大家都在,田里的活也都忙活的差不多了,我盘算着,反正晓彤的亲事退了,退的定礼,加上我手里的钱,给老四娶媳妇也够了--”

话还没说完,就被梅长贵打断了:“娘?你说啥?小妹的亲事退了?为啥?是不是安华皓那王八蛋来退的?马德,劳资要去打断他的腿--”

说着,桌子一推,袖子一撸,面目狰狞的就要去干架。

被李婆子一巴掌给拍回原地:“给老娘坐下,你是哪个个的老子?再唧唧歪歪,老娘打断你的狗腿!”

梅长贵委屈兮兮的,“娘,不是你说的,小妹要是被欺负了,我这个当哥哥的得去给她出头么?这都被退亲了,我们梅家的面子往哪里搁?以后小妹还怎么做人?娘,你就让我去,我得让安家人知道,我们梅家姑娘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

李婆子一拍桌子,眼睛一竖:“要揍明天去揍,现在听老娘把话说完,一个个都把老娘的话当耳旁风?要翻天是不是?”

灵山村打架一哥梅长贵立刻怂了,乖乖坐下听训。

“你回来也好,趁着这时节不忙,赶紧的将你跟李家丫头的婚事给办了。都拖了好几年了,今儿说日子不好,明儿又说流年不利,他家的丫头连给我们家晓彤提鞋都不配,还真以为取个名字叫金枝,就是金枝玉叶不成?能嫁到我们家不愁吃穿,不知道是她哪辈子修来的福气了,还想咋地?哪里来的那么多穷讲究?明儿我就请媒人去定日子去。

你住的屋子这几天粉刷一下,让你爹和你自己这些日子抓紧打几样家具就行了。早点娶进来,早省心,也好有个人好伺候你洗衣服吃饭,老娘伺候你快二十年,都伺候伤了。”

梅长贵好歹也是纯情小伙子,除了自家亲妈和亲妹妹,和别的姑娘连手都没牵过,听自己老娘这架势,是真的要把媳妇给自己娶进门。

一颗少男心顿时砰砰的,耳朵尖都红了。

在外面做活计也好,平日里和村里相好的伙伴在一起也好,成年大小伙子,说话聊天,肯定离不开女人。

尤其是已经成婚的,说起来成婚的好处来,一个个那种得意的像吃了几天的肥肉的表情,动不动就说过来人才知道的话,什么自己婆娘身上的皮子细嫩啊,身子软的像面条啊,那地方又滑又紧啊……

没成亲的大小伙子,一个个听得面红耳赤,半夜翻来覆去睡不着。

一想到,自己马上也要成亲了,成为过来人中的一员,可以搂着香香软软的婆娘,这样那样,梅长贵觉得鼻血都要涌出来了,只知道咧着嘴呵呵傻笑。

梅晓彤简直没眼睛看自己这个傻四哥。

李婆子也觉得这糟心儿子太辣眼睛,两笤帚就赶了出去。

吃完饭,就被赶到院子里的天龙还有几个小豆丁们,也听到了家里要给四叔娶媳妇的安排,都笑着去羞梅长贵。

“四叔,你要给我们娶四婶了吗?”

“四叔,你咋脸红了?”

……

外面院子里闹成一片。

留下梅晓鹊和周氏两口子在堂屋里,周氏给梅晓鹊一个劲的使眼色。

难得今天婆婆提到了小叔子的亲事,自家的天龙明年就要15了,媳妇也要相看起来了,不然再过两年,好闺女都被人家挑完了。

孙子辈结婚的房子还没着落,也得提上日程了。

不然以自己家婆婆这个偏心劲,哪里会想起给天龙两兄弟娶媳妇啊。

梅晓鹊天天听周氏在耳朵边吹风,也觉得该给大儿子寻摸亲事了,早点娶了媳妇进来,家里增加了劳力,自己和媳妇也可以享受一下当公公婆婆的滋味了。

以前他硬是顶着周氏的压力不开口,是他心里清楚,乡里孩子知事早,大都十六七岁就成亲了。

他和老二、老三都是十六岁就成了亲,唯有老四,都十九了,还没将媳妇娶进门。

一是因为家里的孩子越来越多,个个都在张嘴要吃,家里负担不小。

二来,早些年供老二读书,考上秀才,每年的开销不菲,偏老二考上秀才后,年年去考,年年落榜,直到爹娘实在无力供应了,老二才跑到县学堂去教书,可这么些年,收的束脩家里是一文没见着。

老三能娶上媳妇,一是因为跟老二年龄相差不大,加上那两年老二考上秀才,说出去也是风光,有的是人家宁愿贴钱也要嫁到梅家来。三弟妹家不就是以为将来能靠上老二家,才贴着嫁妆嫁进来么。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czneUw0sSXQ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