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男朋友都看过你下面吗 老卫淑华二次上船

出院的这一天和平时一样,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偶尔会有微风带来些许清爽。站在一栋两层楼的别墅前,我有些紧张的看向停车入库的水汐,“这是…你家?”看这房子,看这四周的场景,只能用“有钱人”来形容了。

“呵呵,是啊,也是你家了!”说着便拉着我朝房内走去,看着被牵的手,我急忙环顾四周分散注意力,不敢有太多思想,生怕刚出院就又被送回去了!

“姐姐,今年是…2019年了?”我不敢相信的看着挂历发呆,记得自己出车祸那年才是2016年,怎么一觉醒来三年就过去了?呵呵,真是印证了那句话:光阴荏苒,日月如梭,转眼间亲友已成路人。

“嗯,今年是19年,你在医院躺了三年。”水汐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动作很轻,语气很温柔。

看着日历我久久不能自已,嘴中不禁喃喃道,“那岂不是…上不了大学了?”一想到这个问题脑子便开始晕乎起来,那自己所有的努力…,岂不是都白费了?

“上大学?呵~,你现在才16岁,上什么大学?”水汐很是鄙夷地说道,她走到客厅一处抽屉前,似在找什么东西。

16岁?开什么玩笑,高考前自己就已经十八了,如果再算上医院躺的这三年,已经算是可以结婚的男人了。正想要出声反驳时,从空中飞来一个身份证,慌乱中急忙伸手接住。

“自己好好看看,虽然不反对你跳级上大学,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规规矩矩的走,毕竟有些东西一旦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

看着上面的照片和自己,不,确切的来说是和这副身体的主人一模一样,而且根据上面的年限计算此人确实只有十六岁,“水月?这是她的名字?”

“什么叫她的?是你好吗?”

“呵呵~!”是啊,现在是我的了,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就是事实,谁也改变不了,

既然无法选择,那就接受吧!

“当然,你还想叫西泽我也不反对,只是…!”水汐从冰箱里拿出一听啤酒,很惬意的坐到沙发上喝了起来,满脸写着幸福而安逸的表情。

“只是什么?”

“给钱咯!”

啊,忘记条约了,不就是一个名字吗,无所谓了,看着她瘫在沙发上极不文雅的举止,我鄙夷地将头转过一边,不想多看一眼, “你这样…就不怕你男朋友会被吓到?”至于为什么说是男朋友而不是老公,可能是觉得像她这样强势的女人,不可能太早结婚。

“男朋友?呵呵,没有,也不需要!”

“咦?”听到这话,我惊讶地看向她, “人一生的伴侣,怎么可能说不需要就不需要?难道你想和自己过一辈子?”

“呵~,男人...,没一个好东西,看到就心烦!实在不行的话,和自己过一辈子…又何尝不可?”

“那我也男的,你是不是也烦我?”当这句话说脱口而出时,我立马捂住了嘴,惊恐地看向她,祈祷她没有听见!

“呼~,爽~!”水汐一口将啤酒喝完,舒爽的躺在沙发上,两只纤细的大长腿很高调的挂在靠背上,她懒散的将视线投了过来,“刚刚你说什么?再说一遍!”

感受到她那不善的眼神,后脊不禁传来丝丝凉意,“没…没什么,对了,那我…住哪?”在屋里稍微走动了几下,这房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大,不过大归大,但给人的感觉很冷,或许这就是人们常说的房子大了,心的距离也就远了。

“这里没别人,就咱两,你去楼上看看,看中哪间就住哪间!不过,我也不反对你选择和我睡一间哦,嘿嘿~!”

我停下脚步瞟向她,正好与她的视线撞上,吓得我急忙转身往楼上走去,“这女人,是不是脑子有病?”

二楼的房间总共有六间,每一间都很宽敞,装饰也都独具风格,不落俗套。在经过多次确认后,我知道水汐住在朝南的房间,而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选择一处与她相隔最远的房间。

房间里,摆放着一张柔软的小床,一张漆红色书桌,书桌上树立着三层书架,上面堆满了书籍,旁边还有一个梳妆台,一个木质衣柜,里面是空的,从外部看这一切都十分简朴,很符合自己的性格。

“呼~,就住这里了。”在确定之后便四处检查着房内卫生,以为会有很多尘埃,却没想到每一处都十分干净,就连夹缝中也一样,仿佛这里住着人,让人浮想联翩!但想归想,自己此时已经很疲惫了,便不管不顾的直接倒在床上,眼睛定定的看着天花板发呆。忽然有点怀念起以前住的狭小房间,虽然小,有点阴暗,但很温馨,舒心。

思绪运转了一会,忽感胸口堵得慌,不知道是女生身体的缘故,还是刚出院的原因,总感觉呼吸有点不顺畅,有种快要窒息的感觉,“看来得计划锻炼锻炼身体了,不然老这样…也不是个办法!”哀叹了几句,便将身子蜷缩成一团,眼睛恍惚的看着窗外。

“满意吗?”

身后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吓得我急忙从床上爬了起来,有些慌张的解释道,“那个…,我没经过您的同意,就…!”

水汐的笑脸逐渐凝固,一双明亮而温柔的双眼也变得犀利,令人胆寒,她双手环于身前,身体依偎在门框上, “看来你还是把我当外人啊!”水汐忽感气氛不对,急忙调整自己的状态,她痛苦地挠了挠头,一脸无奈的朝我走来,“记住,我是你姐姐,亲姐姐,不信的话…咱们去鉴定一下?”说着便伸手想要拉我。

对于她伸过来的手,我触电般地急忙往后退了几步, “那个我…没有那个意思,只是能让我…稍微习惯一下…吗?”人在接受一样新事物前,都是需要时间准备的,虽然自己已经是个成年人了,但这事关重大,是不可能一下全都接受得了的。

“呵呵,看你紧张的,还怕我吃了你不成?没事,慢慢适应,反正有的是时间!还有…下午我出去一趟,这是房门钥匙,别弄丢了!”说完水汐将钥匙放到桌子上,背对着我摆了摆手便离开了房间。

恢复独处后,绷紧的神经瞬间松弛了下来,身体虚脱的倒在床上!自己不适合与人相处,不管是多么亲近的人,只要是和她(他)单独在一个空间里,都会有一股莫名的压抑感,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社交综合症吧。

… …

在床上一直躺到晚上,直到肚子实在饿得不行了,才悻悻的走出了房间。看着漆黑的客厅,猜想水汐可能还没有回来,便痛苦的坐在楼梯口,眼睛定定地看着紧闭的大门发愁,“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干嘛去了?”

煮东西吃自己不是很在行,但家常菜还是会做几个,而没有动手只是觉得在别人家乱动别人的东西,行为不好,所以只好饿着肚子继续等她回来了。

而这一等,就是一个小时!

“啊,好饿!”肚子饿得一直叫,即便是用双手捂着,身子依靠在墙上,还是没能让它安静一些。 “要不…先弄点吃的?等她回来再解释?”思想还在做着激烈斗争,眼睛却开始冒起金星来,最后在饥饿面前,我还是屈服了。

晃晃悠悠地站起身子朝客厅深处走去,想要找到电灯的开关,看着窗外投射进来的月色,总感觉有种恐怖的气息在客厅里弥漫,即便知道这是心里在作怪。

“啪~!”一阵刺眼的亮光袭来,让习惯黑夜的眼睛瞬间不适应,急忙抬手遮挡在眼前,待稍微适应之后才敢看向四周。只见水汐站在开关前,身上穿着一件让人脑袋急速充血的睡衣,手里拿着一听啤酒,她脸颊挂着两朵红晕,看起来十分迷人。

“是不是…饿了?不好意思,以为你睡着了,就…没有去叫你!”说着便摇摇晃晃地朝冰箱走去。看着满桌散乱的啤酒罐和她身上散发的浓厚酒气味,我不由咽了咽口水,“你为什么要喝这么多酒,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根据自己对父亲常年喝酒的经验来看,她一定是遇到什么烦心事了,不然绝对不可能喝这么多酒。

“呵呵,是啊,有很多很多…,嗝~!…烦心事呢!”水汐从冰箱里拿出一份快餐放到微波炉里,眼睛幽怨的看向我,看得我头皮发麻。

“既然有烦心事,那…能说给我听吗?”对于这种情况,一个好的倾听者,才是一剂良药,虽然清楚自己不适合这个角色,但寄人篱下,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你…愿意听我说吗?”水汐听到我的话,先是震惊、喜悦,最后又变成了失落和痛苦,“呵呵,算了,依你的性格…是不会…听的,你讨厌我,躲我都还来不及呢!怎么会听我的唠叨?”

对于她的这番话,我要是再拒绝的话,那就真的不是人了,“呵…呵呵,我….听啊,怎么不听?”小心的避开散落在地上的易拉罐,心情复杂的坐到了沙发上,但面上还是极力的表现得很平静。

“真…真的吗?”水汐如同得到礼物的小孩般,飞快的靠了过来,在我还没反应过来时,她便一头钻入我的怀里哭诉道,“小月,姐姐…好难受,真的…好难受!你知道吗?每天晚上都做梦,梦到你…对我招手,对我笑!可醒来…却又看不到你!你知道吗?我好恨自己,恨自己无能,恨自己不能救你!你会不会因为这个…恨我?不要我了?”此时的她,就像是一个迷路、无助的小孩找到了依靠,然后尽情的发泄内心的痛苦和不安!

感受到怀里的人在颤抖,我急忙仰头闭上双眼,手也捏住鼻子,害怕一不留神鼻血又流了出来! “怎…怎么会?我不会恨你的!那个…姐姐你能不能起来?你这样…我好…好难受!”拜托,别这样啊,有话坐下来慢慢说啊,干嘛非得这样子?再这样下去,鼻血又要流出来了!

听到我的安慰,水汐更加放肆的哭了起来,双手也不安分的一阵乱摸,对于她的如此举动,脑子一热,捏住鼻子的手瞬间被浸湿,染红,眼睛也逐渐模糊起来,“糟…了!”话刚说完,自己便晕了过去。

… …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dNHkQk4sNkk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