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2. 强强互攻

大学应该好好学吗 《壮警的烦恼(h)》 txt

叶尧现在心情很是烦躁,他不知道自己要怎样去做,想起昨晚回来后陆青峰对他说的话,就觉得不舍,极其的不舍。

我不管你是如何想要发展自己的势力的,但你既然决定了,我也愿意帮助你,那么接下来的日子里你就要听我的,刚才那样不计后果私自外出的你已经让我很不满意了,为了让你以后能够有更好的认识,我决定,要你离开这里,叶老爷子已经同意了,我给你三天时间,处理一下这里的情况。

叶尧愣住,但想到自己的目的,不得不承认,陆青峰这样的做法确是好意,想起童乐郗,眸色先是一喜,又随之一暗,闷闷道:“那我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陆青峰看着他的眼睛,心里多少有些明了,但也不好说什么,“等到你能够打过我并且势力发展到足够强大时,我便准你回来,如何?”

“好。”

两人的协议达成,陆青峰其实也不想叶尧远离自己喜欢的人,尤其是那人心里还没有他的位置,但他也不想就这样让他……

秦心语躺在冰凉的地板上,呆呆着望着天花板,这也算是第一次被凌虐吧,秦心语嘴唇微张,“姐,我该怎么办才好?他就是个变态……”

秦心语轻轻抚摸着身上的伤痕,情绪低迷,嘴里不停地说着,确是听不清她究竟在说着什么。

那男人早已离开,只留下了她,独自在这空空荡荡的屋子里,任秋风灌入,吹动旁边散乱的衣服…………

再看童乐郗和徐陌森,办公室的气氛一度没有得到缓和,童乐郗绝不相信秦心语会伤害自己,即便是当年发生了那种事情,但她依旧不会用那样的想法去思考秦心语。

而徐陌森,依旧坚持着自己的想法,坚信着自己得到的所谓的证据,徐陌森看到童乐郗一脸坚持,嘴上虽什么也不说,但是心里早已有了决断。

童乐郗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缠下去了,索性不再去关注他的心情,自然也就没察觉到徐陌森心中早已有了较量,以及眼中露出来的那一抹嗜血的光芒。

……

一天的时光在沉默中度过,童乐郗回到家,陆研早已回来,今天的陆研不似往日的冰冷,而是满满的不满,童乐郗很少见到这样的陆研,尤其是他来到这里的时间里,不由的也担忧起来。

童乐郗调笑着说道:“阿研,你怎么了,谁惹我家阿研生气了?”

陆研冷冽的瞥了童乐郗一眼,那神情好像就是在说,除了你还能有谁?

童乐郗被瞥的有点怂,没办法,她就是在他面前容易怂。

童乐郗摸摸鼻尖,诺诺的问着:“那个,我干什么了?”

陆研冷哼一声,童乐郗本不期望陆研会理她,但没想到,陆研说话了,“我听说,你答应了古青雯,准许她来和我们一起生活?”

陆研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笼罩着童乐郗,就是在压迫她,不准她撒慌,谁让她之前总是那么不让人省心呢!

童乐郗愣愣的看着陆研,随后猛地后退,冤枉的大喊:“神马情况,我怎么会答应这种无理的要求呢?我又不是什么烂好人。”

陆研这才恢复平时的面瘫脸,对童乐郗勾勾手指,童乐郗看到没什么问题了,才慢悠悠走过去,在离他一步远的地方停下,“咋啦?又干啥?”

“今天那边的人给我打电话,说是你已经能答应了,让她也来到这里和我们一起生活,并在这里找工作。”陆研不带丝毫感情的开口,连长辈的称呼也省去了。

“哦,原来是这样啊,难怪呢!”童乐郗恍然大悟,双手合拍,陆研不明所以的看着她,“怎么了,什么原来是这样?”

童乐郗这才把那天古青雯给她打电话的事情告诉陆研,“哦,我差点忘记了,当时我还困,睡着前就打开了录音,我还没听呢!”

陆研满意的看着童乐郗,走向前一步,拍拍她的头,笑道:“终于变聪明了啊!孺子可教也!”

童乐郗感受着脑袋后面的那只轻轻拍着的手,嘴角抽动了几下,又抬头看看身高高出自己许多的陆研,微不可察的叹了一口气,心中感慨,个子高就是好啊,想拍谁头就拍谁头!再说了,她们都做的那样过分了,自己还会对他们和颜悦色?想得美!

陆研看她那模样,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不过,他才不在乎呢,反正她不会再长个子了。

不能再刺激她了,要适可而止。

“把手机拿出来,我们一起听听吧,看她在打什么主意?”

童乐郗的注意力再一次成功的被转移了,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段录音中,打开手机中的录音,两人静静地听着。

这段录音足足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无非是古青雯在拿亲情说事,童乐郗并没有听出什么阴谋的味道来,但陆研确是感受到了。

“阿研,这是什么意思?她说这些是想要为了什么呢?”

陆研不屑的冷笑,轻哼,“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应该是你和徐陌森参加酒会的时候被人报道了出去,上了杂志,恰好被她们看到了,所以,眼馋了呗。想要靠着你在他公司里的地位,她也想要稳住脚。”

陆研的眼中一片幽深,令人看不清他的情绪变化。

“啊,什么嘛,真是够厚颜无耻的嗌!再说了,我凭什么要帮她?”童乐郗气的直哼哼,一双手紧紧抱着沙发上的抱枕,手指揪着抱枕的挂穗,快被揪秃了。

陆研奋力的把抱枕抢过来,把它恢复原状,看来,她是真得被气坏了,这可是她最喜爱的抱枕呢!

童乐郗还在生气,一张脸被气得通红,“我就知道和徐陌森这个玩意儿出去没好事,哼!气死我了啊!”

“难道公司里其他的人也因为这事……”陆研脸色变得难看起来。

“还好啦,不过到最后都被徐陌森给收拾了一顿。”童乐郗想到这儿这才冷静了一些,幸好徐陌森没有坐视不理,其实也怪自己,干嘛要答应呢?

哎,真是难伺候!

“好了,不想这回事了,她们给你打电话,你是怎么说的?”童乐郗好笑的盯着陆研,她总觉得陆研的表现一定令他们抓狂。

陆研冰冷的开口,“我说,她们不配做你我的亲人。”

童乐郗听了直竖大拇指,脸上是止不住的笑意,童乐郗知道陆研是为了自己,这种事情如果是自己出面的话,在谁面前也得不到任何好处,还会让她们得寸进尺,但陆研说出这种话就没什莫问题了。

陆研在她们面前向来嚣张惯了,况且他脾气本就不好,再说,要是真有人惹到他,他早就动手了。

童乐郗不知想到了什么,自己低低的笑了起来,最后变为捧腹大笑。

陆研无奈的看着她,完全不想搭理她,对她这几年来,她自己无缘无故的哈哈大笑,早已习惯为常。

在童乐郗还笑个不停的时候,陆研就自己去了厨房,做饭去了,童乐郗也赶忙跑过去帮忙。

两人惬意的吃完饭,就各自休息去了。

夜晚的天空中,月亮静静地挂在高空,星星围绕在她的身边,给人以静谧安详,但夜晚还是有黑暗的颜色存在的,令人压抑……

 ……

夜晚下的徐陌森还未曾休息,只要一想到,还有人在暗中借她在乎的人的手伤害她,他就难以入眠。

“事情办的如何了?”

“老大,事情还没有查出来,就像我们得到的消息一样,没有实质性的证据。”穆辰心中也是气愤,查了这么久,还是没有进展。

徐陌森知道会是这个结果,也是,对方做的这么隐秘,所有的都计划的极好,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被发现端倪呢!

“既然她这么相信秦心语,那也就很有可能真的不是她做的,下次,从别的方面入手。”徐陌森看看窗外,原来已经这么晚了啊。

“你先回去休息吧,别让唐舒仪担心了。”

穆辰心里感动老大对自己的体贴,应声离开。

徐陌森一个人静静地站着,脑中闪过童乐郗一次次的虚弱,一次次所受的精神上的折磨,眼中的狠厉一闪而过,“不管如何,伤害你的人怎么可以存在呢?即便是,被利用了也无法原谅啊!”

原本是想让秦心语引出背后的人的,可无奈秦心语虽没有伤害你的心思,却也没有出卖那人的意思,既然没用了,那就让我来替你解决吧,对不起了,我只能这样做,为你排除一切会伤害你的因素。

徐陌森有着瞬间的犹豫,她,会不会伤心呢?她是那么重感情的一个人,更何况,她对秦心语本就有着极深的亲情,更是有着无尽的愧疚……

她一直认为,要是自己能对家里发生的事情多关心一,就不会出现后面那么多的岔子,那么,她也不会遭受那么多不堪。

同样无法入眠的还有叶尧,还有为数不多的时间,他就会离开,他极其不舍,更多的确是不安,正是因为知道在童乐郗的心里,爱情中,从来没有他的位置,而且自己的离开时长,还是未知,谁也不知道在自己离开的日子里会发生些什么,这才会不安。

她的心里本就没有自己,要是自己再离开这么久,她会不会,更加的忽视了自己呢?

叶尧有点心闷,但随即又想到了之前的一些记忆。这几年在徐陌森没有出现的日子里,叶尧是曾试探过童乐郗对爱情的看法的。

她说,她开始吝啬爱情了,她觉得爱会让人心疼的,而她,最怕的就是这种疼了,所以,她不会再轻易付出爱情……

文章内容不代表文娱小说观点,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witncynical.net/qqhg/2020/dzDxBgosSTg0.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